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公司介绍

恒峰娱乐

公司介绍

关于英语阅读家长必知的十二件事(附小学到高中英文阅读书单

时间:2018-11-30 07:36:04  来源:本站  作者:

 

  我们提倡孩子阅读名著。然而,既是名著,对于阅读者的要求难免颇高,如同一位智慧长者,高高在上;而站在阅读殿堂大门外的孩子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位亲切和蔼的伙伴,牵起他的小手,一同去探索一个新的世界。

  美国学者Trelease(2001)认为,只要一次美好的阅读经验,就可以造就一个热爱读书的人。他借用Fadiman(1947)的《全垒打》一词,把这样的一本书称作全垒打书。

  工作中我和孩子们发现了许多全垒打书:读George Orwell的《动物农庄》,开启了孩子独立思考之门;读Michael Morpurgo的《柑橘与柠檬啊》,让七年级的男孩潸然泪下;读Ian Mc Ewan的《梦想家彼得》,让孩子深感于想象力的无穷力量。比起《战争与和平》这类如雷贯耳的名著,这些书对于孩子们来说才更加深入他们的心灵。

  选书的过程如同试图去窥探一个孩子的内心世界,那是一次充满着不确定的冒险。所以,如果你已经成功地让孩子爱上阅读,不妨时常带他去书店或图书馆吧,把这项伟大而困难的任务交给那个最合适的人去完成,而我们不妨去充当一个谦虚的向导。

  大家一定听说过敏感期的理论。教育家蒙台梭利在儿童早期教育研究中曾提出敏感期理论,即儿童在某一时期表现出对某一事物或活动特别敏感或产生一种特殊兴趣和爱好,学习也特别容易迅速,是教育的最好时机,所以也称为敏感期。

  阅读也有敏感期。在成长中的某个阶段,孩子也许会非常痴迷于某一类书,从小学到高中,最常见的依次是童话故事,玄幻小说和校园文学。实际上,我并不认为在一个特定阶段单一领域的阅读会影响孩子正常的发展,更不赞同家长对孩子的阅读内容横加干涉。

  来看看蒙台梭利如何解释敏感期出现的原因:一种飞蛾在幼虫阶段对光线十分敏感,不停地向光运动,而正是因为这种敏感,使它能够钻出洞来,吃到树梢的嫩芽。当它成长到一个阶段,破茧而出了,这种对光线的敏感性立刻消失了。

  不仅如此,在广泛阅读的过程中,孩子的求知欲会被进一步激发。只要孩子真正喜欢阅读,他就一定是在严肃地思考书中的内容。而这种思考,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到了一定阶段,孩子将不再需要某类曾经痴迷的书,很少有初中孩子还喜欢阅读童话故事,也很少有大学生还喜欢魔幻小说。但孩子对书中问题的思考将会延续到其它领域。

  蒙台梭利的教育理念认为,正是成年人对孩子自以为是的约束行为,才是导致孩子对事物失去兴趣的根本原因。据我观察,但凡在阅读环境宽松的家庭中成长的孩子,阅读兴趣不但没有误入歧途,反而能够博览群书,通文达艺,形成了良好的阅读积淀。

  不要对孩子的早期阅读过多限制,还基于另一个重要原因。阅读的初期,孩子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来接触文字,从而刺激语言的发展,拓展思维的疆域,奠定思想的基础。语言是一个人认识世界的媒介。语言能力决定了一个人的认知能力。

  世界著名语言学家StephenD. Krashen 在他的《阅读的力量》中提出自由自主阅读(Free Voluntary Reading,FVR),指的是纯粹因为想阅读而阅读,不需写读书报告,也不用回答章后的问题。若是不喜欢这本书了,也不必勉强读完它。

  Krashen教授指出:FVR是非常重要的语言学习方式,是达到语言流利水平的基石。若是少了FVR,很难获得高阶段的语言能力。他经过大量研究得出结论:我主张的是,其他刺激语言发展以及提升语文能力的方法都不如FVR有效。

  实际上,阅读的过程,就是一种心流活动的过程,是一种非常主观的状态,是无法被他人把控的。心流是当人们专注而轻松地投入某种活动时所达到的一种心理状态。当人们处于心流状态时,日常关注的事,甚至是自我的感觉就会消失,对于时间的感觉也改变了,活动以外的其他事情都觉得无关紧要。(摘自《阅读的力量》)

  无论是我们希望强势改变孩子的阅读节奏,还是严格控制他的阅读过程,都是不现实的。那么在帮助孩子提升阅读能力的道路上,除了选书以外,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实际上,家长在孩子的阅读中所扮演的角色是相当重要的。

  对于一本好书来说,片段乃至通篇的精读,十分必要。而精读的落脚点就在于分析修辞。亚里士多德说:修辞与辩证法匹配,所有的人几乎都要用到它们,因为每个人都要试图讨论问题,确立主张。修辞就是以语言作为手段来影响读者或听者为其目的。或是掩饰意图,或是吸引注意,或是加深印象,或是增强抒情。以往对修辞狭义的理解是比喻、拟人、夸张、排比等修辞手法。

  实际上,这些修辞手法仅属于美学修辞的范畴。所谓美学修辞,是运用想象和联想通过辞格来唤起生动的意象,使语言文字新鲜活泼,发挥更大的感染力和说服力,取得艺术性的表达效果。而广义的修辞还包括交际修辞,交际修辞在阅读中无处不在。交际修辞,在内容表达上偏重于炼字煅句,在型式结构上偏重于严谨妥帖,总体上讲究逻辑思维,以有效地发挥语言的交际功能。

  美国学者Mortimer J. Adler在《如何阅读一本书》中谈到阅读积累渐进的四种层次,层次间进阶的关键就在于阅读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书。对于孩子来说,如果能够和比自己阅历丰富的人一起探讨书中的内容,必然有助于提升他们的理解,促进他们的成长。讨论有助于孩子积极思考,提出问题,主动阅读。阅读得越主动,读得就越好。

  当孩子们阅读一本感兴趣的书时,这种相互提问式的阅读和讨论往往是十分热烈的。当我和孩子们阅读《动物农场》时,我们常常讨论,如果Snowball没有被Napoleon赶走,动物农场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探讨这个问题,将会引发孩子去思考政治的本质,思考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和偶然性。针对某些带有争议性话题的书,鼓励孩子去思考赞同还是反对作者的观点,并有依据地陈述自己的想法,孩子的心智就是在这样的讨论和思考中成长起来。

  事实上,母语阅读(中文阅读)和第二语言阅读(英文阅读)有着根本性的区别。第二语言习得这一专门学科对其进行过深入研究。简单地说,首先,孩子在阅读中文书时,他所生活的中文语言环境已经给他奠定了一个良好的语言基础;而当他阅读英文书的时候却缺乏必要的词汇语法构架。

  其次,中文阅读可以由强大的中国文化背景辅助诠释,而英文阅读缺乏这种文化背景来支撑理解。最后,当孩子进行中文阅读时他的思维是单一一种语言,而当他进行英文阅读时,他的思维会在两种语言之间回旋。

  因此,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母语为中文的孩子在阅读英文书时面临着强大的语言障碍,他们当然不会对英文阅读产生自然的兴趣。英文阅读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触发点,从以往的教学经验来看,最可能使他们对英文书产生兴趣的动因是找到英语阅读的成就感。

  运用已经学到的语言知识去理解新的英文材料会使孩子产生一种巨大的成就感,这种成就感会激发他们主动地去学习更多的语言知识。一个有效的方法是,下功夫精读一本原版书,读透书中的所有词汇和句子,这就是英文阅读的引爆点。

  但是这个方法不适用于年龄较小的孩子,他们的阅读积累还不够,阅读兴趣需要进一步培养。在我的教学中一般给7年级以上的孩子使用。低龄的孩子可以从《神奇书屋》等简单的儿童读物或简写版读物开始阅读。

  而对于已经有了一定学习动力的中学生而言,如果希望在短期内提高单词量,也可以选择一本生词偏多的书来做精读(每页有10个左右的生词)。然后按照上述的三遍阅读法来操作。最近有两个初二的孩子在读完一本《动物农庄》后就掌握了800多个新单词,英文水平立刻更新了一个高度。同时,这样的进步,给她们带来了更大的阅读动力。

  哈佛大学文学教授Harold Broom撰写过一本探讨阅读的书《如何读,为什么读》,书中这样写到:我们读书不仅因为我们不能认识更多的人,而且因为友谊是如此脆弱,如此容易缩减或消失,容易受时间、空间和种种心情的影响。而阅读,可以穿越时空,与古今中外圣人贤哲敞开心扉地对话。

返回首页返回首页